为什么中国缺乏基础创新的原动力?

近几十年内,中国在科技创新上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今年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公开的国家/地区创新指数排名中,中国的排名已经居于世界第十七位,相比去年上升了三位。应该说,中国的科技发展日新月异,无论是学术论文还是专利申请量都排在世界前列,科技产业也蓬勃发展,产生了一大批致力于进行技术创新的优秀企业。

但同时我们不得不承认,中国在一流原创成果的创造上与国外还有很大差距,不但与美国、英国这些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差距巨大,甚至难比肩以色列、瑞士等只有几百万人口的小国。

从官方到民间都非常关心这个问题,社会普遍的共识是中国的基础研究相对薄弱。社会上不断有加大基础研究的呼声,国家也越来越重视这个问题,相信这方面的投入会越来越多。很多人认为国家加大基础研究方面的资金投入,提高科学家的待遇,吸引人才从事基础研究,同时加强思想道德教育,吸引一流人才到国家需要的领域从事基础研究,中国的创新水平肯定会不断进步,逐渐赶上西方发达国家。

国家加大投入,提高人才待遇肯定能够促进基础研究,但这不一定能够完全解决问题。这里就涉及到基础研究领域的创新原动力问题。

为什么西方国家会产生那么多的大科学家以及一流的原创基础研究成果?我们加强资金投入,提高人才待遇就能做到这些吗?

如果我们仔细分析下,发现伽利略、牛顿、达尔文等促进人类进步的大科学家的成果对当时的经济发展几乎没有多大影响,甚至与当时的主流社会认知发生激烈冲突,最典型就是伽利略和达尔文,他们的研究与基督教教义相冲突,伽利略还不得不认错。即使爱因斯坦的科研成果,在上世纪40年代之前也缺乏实质的经济价值,这些理论都太超前了。

但是翻开西方的史料,这些大科学家虽然取得的成果对当时的经济没有多大的贡献,但是他们的社会地位却不输国王,牛顿、达尔文、爱因斯坦皆是如此。在欧美的历次影响世界的人物排名中,牛顿、爱因斯坦、达尔文在人们心中的地位都要超过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更别说其他的普通总统和政要了。

我们在阅读西方的一些学术着作中,从亚里斯多德开始,他们的作品总会有许多不切实际的东西,比如亚里斯多德的《形而上学》中有许多关于基本概念的研究和设想,后来的一些大哲学家的作品更是如此,比如叔本华、康德、歌德,这些人会研究一些比如时间、空间一些玄而又玄的概念问题,我估计中国同时代的学者看到这些书肯定都会把它们扔到垃圾桶,因为看不到实质上的经济和政治价值。哲学上如此,科学上更胜,西方在一两百年之前很多的科研成果都是超前的,对当时的经济没有特别大的影响,比如麦克斯韦1865年就预言了电磁波,但当时的技术水平根本无法运用这些成果。这些科学理论对当时社会生产的影响几乎与哲学差不多。

但即使这样,依然挡不住人们的热情,一大批西方的先贤投入到这些自然科学的研究当中,西方的社会也普遍认可这些科研成果的地位。比如两百多年前,孟德斯鸠会在法国政要面前阅读一篇名为《肾腺》的论文,大家都觉得那是伟大的成果,但那时候人知道肾腺的工作原理也不会改善医疗条件。康德在他的不朽名着《纯粹理性批判》的序言中就有对大臣的献词,感谢该人的慷慨资助和关注,很难想象这些大臣会研究这些与实际不着边的基本概念,因为基本上没有任何实用价值。

而且这些科学家的研究还有相当的独立性,从亚里士多德、到后来的伽利略、牛顿、笛卡尔、康德、叔本华、达尔文,他们并不是为了国家、民族、金钱等理想去做研究,而就是纯粹为了学术而学术,哲学、自然科学都是如此。他们研究那些不是为谁服务,而就是为了追求真理。即使像黑格尔那样与当局关系密切的哲学家,他的作品中还能看出有相当的独立性。

免费红包领取微信这种为了科学而科学的精神,歌德总结为“浮士德精神”。后来也有很多学者总结“无用之用”。马克思韦伯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对此有过论述。西方从中世纪的黑暗中走出来时,很多人会把研究自然、改造自然的精神当成一种修行。研究自然科学可以是一种最伟大的追求。换句话说,研究自然的大科学家也是人类的领袖,风头甚至盖过国王。所以即使待遇差,冒着生命危险也会有人愿意做,就同竞选总统一样。没有人会说提高总统的待遇能够吸引更优秀的人来当总统。归根结蒂,还是社会对自然科学研究的广泛认同,这种认同不仅是在工具的层次,而是上升到哲学的高度,将科学家看成思想的领袖,自然有人前赴后继地去追求,就同人们对竞选总统的兴趣一样。因为研究自然追求真理也能获得社会的广泛认同,也是一种终极权力。这些科学家的思想也的确对人类的发展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所以如果仅是投入资金,以培养对社会有使用价值工具的心态是很难培养出科学大师的。这里面有社会文化的原因。中国从古代开始都不重视技术研究,研究自然现象的都登不了大雅之堂,思想领袖中找不到自然科学家的影子。所以即便在当今,人们对科学家的认识也总是从“社会贡献”的角度去看,一个不恰当的比如,实际上还是以社会工具的“心态”去看待科学家,而不是把他们当成真正促进人类进步的领袖。

作者丨佑斌

编辑丨华发免费红包领取微信

国家知识产权平台华发免费红包领取微信 ? 为什么中国缺乏基础创新的原动力?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产品和服务

合作伙伴